萝卜快跑

极其低产和懒。

1.
无边无际的宇宙有个蓝星,存在于蓝星上的生物有千种万种,史波克和寇克只是千万分之二。
史波克是个害羞的时候耳朵会变绿的奇怪铁刘海农民,他每日清晨拿着钢叉站在自家田野里,静静守望着远方的日出,他的样子就像一名在等待自己的舰长归来的悲伤大幅。
寇克是一名阳光开朗爱勾搭良家妇女的渔夫,笑起来露出不止八颗牙,但还是那么好看,就像是整个世界的细碎光晶集聚在这个笑容里,只有每天黄昏时他会安静会儿,不跟任何人交流,只是站在码头,脸上一反常态的平静,静静望着远方落日。
史波克和寇克都听说过对方,从他人的嘴里,从街上的小道消息,但两人没直接交流过,因为他们真的像是绝缘体,一个一丝不苟种植农作物,一个却可以只为漂亮姑娘手里的棒棒糖就跑去勾搭。
但两个人是一定要有接触的,不然这个故事就进行不下去了。
所以这个小镇的圣诞节来了,天空撒下纷纷扬扬的雪,一片片将地面覆盖。史波克意识到这个问题全是因为下雪了要保护农作物,顺便联想到圣诞节,包括每年的舞会,他的记性是这个镇上一级棒的,所以他顺便想起了去年在圣诞节上喝的烂醉最后跳进河里的寇克,天知道寇克是怎么在冰面上凿了个洞,顺便,周边三十里开外没见到工具。
史波克当然没亲临现场,因为那时他正被一个推销拖拉机的堵住去路,被迫留在充满烟酒味的酒吧里直到跨进新的一年。等史波克出来感受到冬日雪夜冷冽的风,他立马竖起三根手指发誓,从今往后的圣诞舞会,甚至其他重大节日,再也不近酒吧一步,特别是这家叫“企业号”的酒吧。所以今年的跨年狂欢,还是留在家里整理种子将它们编号排序为好。
与此同时,寇克正在码头与其他渔夫大声谈笑,放肆回忆着去年舞会上屁股最大的女人,顺带畅想今年舞会的艳遇。不过最重要的是舞伴,当谈论到舞伴时,差不多每个渔夫的脸上都笑眯眯的,脸上的褶子快要扯到一块儿去,哦不,除了寇克,平日里最浪的寇克这回怂了,他愁眉苦脸地耸了耸肩,大力摇着头表示遗憾。
“我没有舞伴。”寇克这么大声向所有人宣告。“所以今年我大概要一个人跨入明年了。”
离他最近的渔夫拍了拍他的肩:“没事的寇克,我们会视情况而定去你家陪你几分钟的。”
另外一个矮小的渔夫突然叫起来:“Hey寇克!你为啥不去试试邀请史波克一起!那小子肯定连男人都没有!”
乍听到这条建议寇克愣了半晌,一开始觉得不可思议,毕竟史波克如此高冷,但再仔细一想,hey,邀请一个铁定不会被别人邀请的人,so easy!寇克向那小个子渔夫用力笑起来:“这个主题好,伙计,我现在就去瞧瞧我要准备啥。”
正专心钻研种农作物书的史波克打了个寒颤,一股恶寒从脚底升起。 2. 说是要准备东西,寇克也不知道具体该买点啥,毕竟他不了解史波克,似乎在平日里听的最多的就是史波克爱农作物,如果没记错的话,史波克是每年农作物大赛的第一。
难道给他买点稀有植物种子?
寇克咽了口口水看了眼钱包,发现余额不足。
那买把好铲子?
寇克再次看了眼钱包,再次发现余额不足。
我靠,早知道平日里就不挥霍了。寇克仰天长叹后继续在街上寻找合适的礼物。雪花依旧不停的从天空落下来,有的沉到地面上,有的降落到寇克的肩膀上,不会儿他的肩上就积了一层雪白,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拍打过,这专注的程度让熟悉他的一家药店老板都感到疑惑。
“Hey,一丝不苟的舰长,你在找什么?”
“Oh,老骨头,别给我乱起外号。”寇克往药店老板的胸口锤了一拳充当见面礼,“我只是想买一个礼物,你有无所不能的药水么?”
药店老板真心呆了片刻,随即怪叫起来:
“你觉得这世上会有这种药水?”
“sorry.”寇克撇了撇嘴角,“让我去下家店看看。”
寇克刚准备提脚走,药店老板在他身后吼起来:“小子,后天晚上陪我喝几杯!”
这老骨头没找到舞伴。本想略表歉意的寇克一想到自己刚刚摆脱了同样的困境,就不自觉大力地笑起来,回身潇洒的摆了摆手:“不,我可是有约的年轻人,你得自己喝了。”
...虽然史波克不知道,但他会答应我吧?只要我拿出像样的,充满情谊的礼物。
笃定史波克一定会被这么搞定后寇克的脚步又轻松了几分,连带着寻找礼物时的微笑,都一个比一个大。
等天空变成一块镶嵌着星星的黑绒布时,他终于买到了心仪的礼物。
一顶猎鹿帽。
寇克满意的审视完这顶猎鹿帽便夹在手臂下,匆匆往家走去。
这时的雪已经停了,之前从天上降下的雪花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大地,天空与大地的区别在于那一抹银色,它们包裹了整个小镇,让一切都沉静在雪的静谧,与圣诞节即将来临的和谐欢乐中。有了静谧,往后的欢乐才更显纯正,而不显吵嚷并令人生厌。

3.
眨眼间,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到了。
今日的寇克非常紧张,比去勾搭几个姑娘还紧张,他不时摆弄着头顶上的帽子,身上大衣的纽扣。他不停地搓着手,在屋中用力跺着脚。 寇克将猎鹿帽小心放在胳膊下面,再拿起准备好的葡萄酒塞进怀里,最后扫视了遍自己的穿着,信心百倍地出门,将自己投入冷风中,迈着稳健的步伐,向史波克家走去。 今晚的史波克订好了计划,他准备看完手头这本书,再给种子编号,要挑选好精品,以便明年开春送给邻居和其他村民。 明年。史波克停下阅读的眼睛,看了一眼旧时钟,还有两个小时就到明年了。他的思绪在时针秒针的转动中飘渺了会儿。没等史波克将目光从时钟上收回,自家的木门就被毫不客气地敲响,门外的人敲了三声,拳头有力,是年轻人。 史波克皱起眉,一般年轻人不会在这个时候上门,老年人可不一定,他们总需要旁人友善的帮助。那么现在门外的是谁呢?如果是强盗那么他真来错地方了,这里除了种子屁都没有。史波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门。 4. 史波克完全搞不懂沙发上的家伙为啥要来,还给自己带来一顶蠢的出奇的猎鹿猫,桌上的葡萄酒暂且不提,关键是那金毛家伙刚进门时的哈哈大笑,他一边笑一边拍着自己的肩膀。这已经够另人讨厌了,史波克强忍不把肩膀上的手甩下来的冲动,这不礼貌。没等他开口询问,金毛已经开始了他具有亲和力的对话:“我还以为他们说的是假的!” “他们说了什么?” “刘海啊!你的刘海!oh my god!我从没见过比这还齐的刘海!” 话音还没落寇克就被扔到地下,木质地板发出一记沉闷的响声。 “老兄拜托,下次别扔这么重。” “你还想有下一次?” 史波克冷静地坐在木桌前,继续看他的书,好像前十几分钟前没发生什么斗殴事件。不过被他打的家伙还躺在沙发哼哼,这是刚刚那场暴力最好的见证,或者可以说是牺牲品。 “那么你来我家的理由。” “想跟你一起跨入新的一年。” 沙发上的家伙老实了许多,估计是正揉着腮帮,他说话含糊不清,但措辞相较之前礼貌了一万倍。 史波克没说话,他背对着寇克,没人知道他在挑眉,而且幅度还很大。 “you see,我带来了圣诞礼物,葡萄酒,只想和你开开心心跨个年,你却对我挥着老拳……”史波克“啪”的一声把书合上,吓得寇克没说下去。铁刘海心里暗自好笑,他从木桌前站起身,双手背在后头,一步一步走到沙发旁边,低头看着霸占了整个沙发的黄毛。 寇克眨着那双蓝眼睛,对低头看他的史波克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,眼睛弯弯的,简直笑成一个小瞎子。 “我叫寇克。”寇克看着对方欲要开口的样子便接着说:“我知道你叫史波克。” “now,我们该好好喝上一杯,让身体暖和些。” 寇克一个打挺坐了起来,翻下沙发四处找杯子。 史波克抿着嘴,依旧站在沙发旁,看寇克在医药箱或者衣柜里找杯子,因为刚刚翻下沙发,他后头的衣服掀了一点上去,露了一截精壮的腰,在史波克面前晃来晃去,史波克觉得眼睛都要被那截腰晃花了,真的。 5. 等寇克拾掇好酒,送到史波克面前,时间已经花去大半。 史波克拿着冰凉的玻璃杯没说话,倒是寇克喋喋不休的讲,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。没一会儿,一瓶葡萄酒就见底了。葡萄酒哪能满足已经敞开肚皮喝的寇克,他毫不客气的在史波克家里找酒,或者与酒精沾边的东西。史波克端着空杯子望了他一会,然后放下酒杯,从角落拖出一个酒桶。 寇克看着老旧的酒桶双眼发光,扑上去一把抱住木桶,左啃右啃不见开。史波克默默无言地看了他一会,帮他开了酒桶。 霎时间,酒香从寇克的鼻尖传到身体每一个角落,这种香醇的气息快让寇克爆炸了,他兴奋的拖住史波克,大声喊着:“不醉不归!史波克!愿所有岁月无法回头!” 史波克无法挣脱发酒疯的寇克,干脆停止反抗,任由寇克为自己倒酒。喝了几杯后史波克突然想起以往寇克在冰面上凿的冰窟窿。 原来就是喝多了,大力出奇迹。 6. “hey,史波克,你的新年愿望是啥?” “玉米收成能再好点。” “我的愿望是当船长,你看着吧,我会有一艘自己的船。” “史波克?…oh伙计别睡,我们再谈谈理想…” 史波克没理寇克,他用掌心贴着寇克温烫的后脑,往自己大腿上狠狠按下去。 恰在此时,夜空被无数绚烂的烟火点亮。终于跨进新一年了。 史波克慢慢垂下脑袋,即将亲到寇克耳朵时停下: “happy new year.” 7. 后来,寇克没再站在码头上遥望夕阳,他每天下午都会去史波克的小屋。
史波克没再流露出以往的神情,他也不再呆呆看落日了,他每天下午要招待一位黄毛并且不请自来的客人,有着夺目笑容的客人。 他终于等到了他的船长。











理格式也要疯了,以后wps写完再复制上来的事我再也不干了。

秋天必做的十五件事

第一,要去没去过的咖啡馆,沿路买新的莲子菱角坐在那里慢慢剥。

第二,去玄武湖划船,最好是黄昏去,在湖心把桨放下,仰头看夕阳。

第三,准备好一次性烧烤炉,腌几对鸡翅,最高气温跌破二十五度的时候拿来庆祝。

第四,去商场挑选低调耐穿的皮鞋和俏丽丝巾,中秋节带回家一定比月饼好一些。

第五,去剪头发,要帅但不能太短,冬天毕竟也不是很远。

第六,约朋友一起吃饭,或者去朋友老家一趟,如果是乡下就最好不过,乡下的草狗十分治愈。

第七,等IMAX大片上映,肯定有的,现在的电影急不可耐地都想搞IMAX,嗯,一个人在超级大的屏幕和超级吵闹的音效面前,都会显得热闹一些。

第八,买几张古典音乐的CD,我老爹的音响可以借给你,睡不着就想象一下自己要经历波澜起伏的故事。

第九,彻底大扫除一次,不能请钟点工阿姨,阿姨会发现你的秘密,趴在床底下,用抹布好好擦,最好连窗帘也洗一下,阳光这么好这么清爽,透进来的时候也得是干净的。

第十,去鱼塘钓小毛鱼,买几只螃蟹,请我老爹吃,他一高兴就送你他珍藏的好酒。

十一,国庆节长假,交通即使瘫痪,也要想办法找个不那么拥挤的地方,必须出去。为什么?一年有几个长假,能出去的机会并不多呀。

十二,带黑背去郊外放风筝,记得带瓶水,狗子不能喝生水,长寄生虫就麻烦了。

十三,在细碎却频繁的空闲小时间里,学会PS,PS很有用,学学好黑背就能上镜了。

十四,买一身运动装,大牌的,大牌会打折的,不要怕,在周日穿运动衣,假装很潇洒地插着裤兜在路上走,借机寻找迷路少女,然后指明方向。

十五,忘记她,忘记她,忘记她,忘记她,忘记她,忘记她,忘记她。





梅茜和张嘉佳的世界很美好,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。